来自 腾博会诚信为本 2017-06-29 15:07 的文章

琼瑶与继子腾博会诚信为本潜藏多年的矛盾

琼瑶写作数十年,创作数十部言情小说,既有缠绵悱恻的故事,也有恩怨相报的剧情,更有不少浪漫厮守的童话,她却没能写好自己这部人生小说的结尾,未免让人一叹。

在这里,平鑫涛子女在公开信中用了一种非常不近人情的描述,您认为父亲应该死;对我们来说,我们选择了让父亲活下去”。这样就好像变成了,琼瑶非常盼望着让平鑫涛安乐死,而正是因为他们的坚持,腾博会诚信为本才没有让这件事情得逞。

且不说,当年是平鑫涛再三追求,甚至以死相逼,她才决定接受,并没有一部婚姻法规定,男人不许离婚再娶,而女人严禁离婚再嫁。平鑫涛又不是三岁小孩,他完全有能力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不是由琼瑶独自去面对这个结果。

由此可见,拿“小三上位”来评判平鑫涛与琼瑶的解除条件后现代法学婚姻是基于多么可笑与荒谬的思维。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刚从千年古墓中爬出来、固守“从一而终”观念的阴魂,他们在乎的其实不是琼瑶的婚姻,而不过是想逞一时口舌之快,从中满足自己宣泄欲望。

在这其中,无辜的一方看似平鑫涛的前妻及其子女。但细想一下,如果平鑫涛早已心猿意马,双方感情走向破裂,仅维持一个貌合神离的婚姻和家庭之存在,对双方来讲又何尝不是一种痛苦煎熬?这样对平鑫涛的前妻就一定好吗,对其子女就一定公平吗?离婚难免给人留下阴影,但没有爱情或感情的婚姻,可能造成的伤害,却也不见得更小。

这些人之所以表现出一副卫道士的模样,更多是因为自己没能力、没胆量去做追求自由自在的人生而已。

“小三上位”一词本特殊的共同侵权损害赔偿身就具有浓违约烈的道德批判意味,并不适用于所有的男女交往与婚姻状况。或者说,这个词只有在特定语境下才成立,比如这名女性是“别有用心”地去破坏他人婚姻。但这样说也非常勉强。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难道男女双方共同决定的事情,到头来男方却无须承担任何责任?

今年3月份,女作家琼瑶突然在脸书发出一封公开信,向自己的儿子陈中维、儿媳何琇琼交代身后事。

在这封被她看作“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封信”中,不论她生了什么重病,“不动大手术,让我死得快最重要”,不论在什么情况下,绝对不能插“鼻胃管”,不能插入各种维生的管子,“尿管、各种我不知道名字的管子都不行”。

其实我关注的还不是琼瑶与平鑫涛的婚姻及其家庭纠纷,而是眼城市房地产管理法下双方争议的“宪法史插胃管”问题,以及这事情背后展现的对待“安乐死”的不同态度。